平谷区中新网

思南县社区

原标题:电视问政曝村支书霸气语录:“村支书永远是老子搞,老子不搞儿子搞!”

村民申请低保,要给村支书送礼,送少了还不给办;村民土地被征用,10年过去,23万元补偿款还没有着落;工作日村支书带领村干部集体赴宴,一名村干部在餐桌上被打;湖光村两次换届共花费40多万元,村民质问这些钱都干什么用了?

昨晚,武汉电视问政期末考第二场,聚焦部分村级组织软弱涣散问题。16位官员上台接受问政。暗访短片曝光,部分村支书借手中权力吃拿卡要,侵占百姓利益。多位区委书记震怒,现场表态将迅速调查核实,一旦发现涉嫌违纪问题,将严肃查处。

暗访短片中,湖光村村民反映村支书的问题

湖光村村民曝村支书霸气语录

“村支书永远是老子搞,老子不搞儿子搞,儿子不搞孙子搞”

【暗访短片】

村级组织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督察组发现,部分地区换届选举中,存在村民自治流于形式、基层民主不实的情况。

比如:东湖风景区湖光村的换届选举在2014年底完成,但对于已经担任村支书十多年的李宏念连任,有村民表示不满。

一位村党员代表说:“村里每年花费那么多钱,公款吃喝、旅游招待费一年上百万元,甚至几百万元。”

东湖管委会关于湖光村的一份财务调查报告显示,2005年、2008年,该村仅选举费用就花了40多万元。“选举要用这么多钱吗?这不是贿选吗?”一位村民说。

还有村民反映:“李宏念曾在公开场合说:‘村支书永远是老子搞,老子不搞儿子搞,儿子不搞孙子搞!’总之,湖光村由他们家说了算。”

【问政现场】

“目前村级组织换届选举已经结束,面对部分村民不满意的现状,应该怎么办?”主持人问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工委副书记陈伟华。

陈伟华说,湖光村是东湖风景区唯一没有进行“村改居”的行政村,“我去这个村做过调研,村组织开展工作困难很多,问题不少。片中村民反映的情况,我们也掌握了一些,一定认真严肃地调查核实。”

她表示,村级组织强不强,关键要看领头羊。换届选举工作虽然完成了,群众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说明工作和群众要求有差距,管委会将认真听取群众意见,找出差距,改正不足。

蔡甸一村官涉嫌严重违纪

群众反映:要交上万元才能入党 不送礼就不给办低保

【暗访短片】

画面中一条烂泥路,是蔡甸区侏儒街通往军山村的村村通公路,满是坑洼和泥潭。一位村民说:“这条路是水货工程,他收了别人几千块钱。”村民口中的他,就是曾任军山村村支书近20年、现任村支部负责人付金桥。

一位残疾村民说:“我们都不喜欢他。我找他开个特困证明,需要送烟送钱,少了还不行。”

另一位村民说:“找他办事都得花钱。入党需要一万块以上,拿钱还可以买干部当。村里的一口鱼池,被他私占了20多年;墓地开发,一个人占了上千亩;还有虚报名字领国家的粮食补贴……太多了!”

村民周爹爹说,他的老伴2013年摔致骨折,花费了十余万元医药费,希望村里能办理低保。“给了他两条黄鹤楼和一包黑黄鹤楼香烟,他还是不给办,嫌我给少了。其实我的状况是可以办低保的,但他压着我的资料不上报,最后还是街里直接给我办的。”

村民们反映,付金桥在村里一手遮天,大家都不敢得罪他。村委会副主任方先国说:“这么多年,他都卡着不让我入党,我能怎么办?”

一位村民愤慨地说:“我最想说的就是:这样的官员,让他马上下台!”

【问政现场】

“在全国上下大力反腐的背景下,为何还有这样的干部出现?”媒体记者代表向蔡甸区委书记刘子清发问。

刘子清说,短片反映的是重要线索,还有待进一步核实调查。“我听过街道党工委和组织部的介绍,片中反映的事情相当一部分属实,比如这个人在村里威信低,还有群众反映的一些违纪问题线索。区纪委、区委组织部已经组织了督察组,做了初步核实,付金桥涉嫌严重违纪。”

刘子清表示,要把这一案例作为蔡甸区加强村级基层组织建设的典型,严肃查处,快查快办,给村民和社会一个满意的交代。“片子告诫我们:村级基层党组织建设,还要长期抓、反复抓。”

村干部工作日集体接受宴请

涉事村书记被停职接受调查

【暗访短片】

近日,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左岭街泉井村村委会委员刘慧齐被打的消息,流传到了网上。督察员了解到,事发于今年10月30日中午,当时一家企业宴请全村干部,刘慧齐就是在宴席中被打。

督察员找到刘慧齐,她当天刚好出院。刘慧齐称,是村书记指使“狗腿子”打她的。至于为何被打,她表示,是因为社保的事,她没有按照村书记的意愿做,“踩红线的事我肯定不能办,他对我不满意。”

泉井村村支书严练开则表示:“刘慧齐在饭桌上跟别人发生口角,没有被打,也没有扯皮。街道给了我处分,原因是我不该带村干部去吃饭。”

【问政现场】

短片结束后,网络红人白水向武汉市委常委、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工委书记胡立山发问:“有村民说,要当村干部,就必须有田头、房头和拳头,您赞同吗?”

胡立山表示,这件事他知道。泉井村村干部在工作时间中午接受企业宴请,吃饭的时候还发生了肢体冲突,已经严重违反八项规定。目前,涉事村书记已被停职接受调查,查清后会严肃处理。“这事确实值得反思。现在,靠田头、房头、拳头很难在老百姓心中树立威信了。”他说,今年以来,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已经有9个村、社区的干部班子因为软弱涣散被调整。

村民的补偿款10年没着落

原来全都被小组长领走了

【暗访短片】

2005年9月,因市政工程污水处理管道施工,洪山区武泰闸红旗村近20户村民的土地被征用;10年过去,村民依然没有收到青苗补偿和租地补偿。

2015年6月,村民们意外得知,补偿款被原红旗村四小组组长张少贵领走了,数额高达23万元。为了核实消息,村民们向洪山街纪委投诉,工作人员表示正在调查。

带着疑问,督察员来到红旗村村委会改制后的湖北长虹红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办公大楼。现任村委会负责人表示,23万元的补偿款,确实被张少贵签字领走。在该集团财务室,督察员也查到了原始单据。

【问政现场】

“10年前,小组组长一个人拿走村民的补偿款,显然是程序和政策缺失。这笔补偿款,您能帮忙追回吗?”短片结束,现场观众代表向洪山区委书记黎东辉发问。

“看完片子,我感觉肩上责任很大。”黎东辉说,尽管事情发生在10年前,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给村民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这是我们必须做的。因为我们追的不仅是这笔钱的去向,还是村民对基层组织的信任。”

【嘉宾点评】

赋予权力环节出问题

干部就不会尊重权力

问政现场点评嘉宾、武汉大学讲师陈铭说,政治学中有一条基本公理:谁产生权力,权力就对谁负责。“总书记明确提出,‘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 基层党组织负责人记住这句话了吗?他们记得权力从哪里来吗?又用到了哪里呢?有的用到了两条香烟上,有的用到了1000多平方米的墓地上,有的用到了23万多元的拆迁补偿款上,有的用到了儿子、孙子都要做村支书上。”

陈铭表示,如果人民群众赋予领导干部权力的环节出了问题,领导干部就一定不会尊重权力。如果权力不为民所用、只为己所用,如果没有法、没有规、没有党纪加以惩处,这才是地动山摇的大问题。

思南县社区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